第1890章 大结局(1 / 2)

第1890章  大结局

呼!

琉璃长长的吐出一口清气。

事情还没发生,轮回都已经主动道歉。

这样的认错态度,让琉璃一时间,竟是无法再开口矫正。

“罢了,入座吧。”

琉璃领着轮回,在餐桌旁落座。

又一次的止住要动筷子的女儿,她目光环顾一圈,轻声地开口道,“婵儿,现身吧?”

要说徒弟当中,谁最迷恋秦朗。

许婵肯定当仁不让。

连洛轻语和轮回,都已经想方设法的现身,更何况是有跟踪狂癖好的许婵?

呼唤许久,也不曾得到回应。

琉璃狐疑的拧着眉头,看向洛轻语道,“婵儿没有跟随你一起过来?”

洛轻语一脸正色的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二师妹行踪漂浮不定,连孩子都是丢给芊芊照顾的,这会儿,谁也不知道她会在哪里。”

琉璃美眸瞟向秦朗,“你觉得呢?”

让秦依依帮忙擦干净头发的秦朗,十分享受女儿站在腿上,用毛巾揉着他的脑袋。

揭开干燥的毛巾,秦朗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

琉璃轻声,“要是找不到许婵,今晚你带依依睡觉。”

“我带就我带。”秦朗环抱着依依,在她粉雕玉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晚上跟爸爸一起睡觉,好不好呀?”

“好呀好呀,依依最喜欢抱着爸爸睡觉觉了!”

秦依依跟秦朗很亲,抱着他的脑袋,胡乱的吧唧了好几口,吧唧的秦朗满脸的口水。

父女俩的感情,坚不可摧。

绝不是琉璃一句话,就能够影响到的。

琉璃也不气恼,轻笑一声,“要是找到许婵,就送依依去妈那里。”

秦依依不高兴的站在秦朗的腿上,比琉璃还要高上些许,哼哼的道,“妈妈,我已经五岁了,不是三四岁的年纪啦!我秦依依绝对不是那种只顾贪图享乐的小孩子了,就算你要送我去奶奶那里,也得明天,今晚我已经答应了爸爸,要跟他一起睡觉觉啦!”

还真别说!

秦依依很有骨气。

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笃定。

哪怕面临妈妈的诱惑,也绝对没有半点的动摇。

反倒是秦朗一本正经的将秦依依放回到自己的座位,正色的起身,看了一眼琉璃,朝着卧室撇了撇嘴,很是客气的邀请道,“里边请!”

两人来到温馨的卧室,里面还是一如当初的布置,就连那床地铺的褥子,都摆放在衣柜的上方,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丢弃。

秦朗朝着床底努嘴。

琉璃蹙眉,这处卧室,她已经施展下了禁制。

为的就是防止一些有心之人,会莫名的闯入。

更何况,若是许婵真的在床底,为何刚才呼唤她,却不出来?

“婵儿?”

琉璃狐疑的出声。

床底下,许婵挣扎的声音响起,

“师父,

我出不来,

被卡住了!”

“我拉你出来吧。”秦朗朝着床底伸出手掌,拉住一只纤白如玉的小手,猛地用力。

一个活生生的绝色美人,被秦朗从床底给拉了出来。

“怎么是你?”

琉璃望着眼前的端木岚,有些错愕。

端木岚惊恐的吞了口唾沫,在师父的面前,像是乖巧的小鹌鹑,“师父,我不是故意的,秦朗说不能厚此薄彼,今晚要来找我,让我找个地方藏好,我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索性趁着你不在家时,钻到了床底下藏着,那床底太狭窄了,藏我一个,都翻不过来身,我本想着,趁着晚上沐浴时,浑水摸鱼,打一个时间差,谁曾想,二师姐她不请自来,让我俩彻底的被这处大床给镇压,动弹不得丝毫。”

许婵紧随其后,从大床的镇压下脱身,眯着好看的美眸,盯着端木岚,

“你的意思,

是在怪我,

对我不满?”

端木岚避险意识拉满,立刻摇头,指着大床,“只怪这张床太小,太狭窄!”

“够了!”

琉璃呵斥出声,懒得再看弟子窝里斗,美眸阖上,再睁开,“来了,就一起吃个晚饭吧。”

“今晚,就委屈一晚吧,依依去妈那儿,你们将就着,咳咳,就在依依的房间,稍微将就将就。”

秦朗握拳放在嘴边,一边往外走,一边在暗示。

琉璃向来说话算话,也没有反驳什么。

餐桌上,秦朗好不容易将怪他说话不算话的女儿给忽悠好。

开口提议的道,“听说对面的房子,又换了个新住户,刚搬进来,要不,邀请她们,一起过来,吃个便饭,热闹热闹?”

随着秦朗话音落下。

入户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

肖楚楚和肖冰冰不请自来,自备碗筷,看着愣神的琉璃道,“师父,以后咱们就是邻居啦,互通有无,我们经常来蹭饭,您也可以经常带着秦朗,到我们家住住。”

“坐吧。”

琉璃面不改色,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已经有了预想。

不过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架不住秦朗的软磨硬泡。

餐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家常便饭。

秦依依一边往嘴里塞着鸡腿,一边好奇的问道,“大姨,怎么没见小姨跟你一起过来呀?她不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嘛?”

“她啊,还有事情,暂时脱不开身。”洛轻语漫不经心的回答,往秦依依的碗里,夹了一块里脊,笑着道,“依依不用管她。”

与此同时,

天瑜市,洛家的老宅中,有歇斯底里的哀嚎声响起,

“小黑!小黑又来了!”

“快跑,快跑啊!”

“这畜生,早已经今非昔比,再来一次,一百年都难治愈这心灵创伤。”

“那个小娘们不讲理,咱们说不通!”

“快去秦家请轻语!”

洛轻语的小院子前,有一道黑影,将得奔逃的洛家家主扑倒。

不见其人,但闻其惨叫响起。

“呵呵,不让我宁芊芊好过,你们整个洛家,都别想好过!”

一袭青色长裙的宁芊芊,坐在卧房内,怀里抱着一位嗷嗷待哺的婴儿,她脸上满是母亲的光辉,抚摸着女儿娇嫩的脸蛋,逗弄道,“笑笑吃,大口的吃,妈的量大,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最好吃空了,不能便宜人家的孩子!”

她被困在这小院子内,据说是洛家人给大师姐提的建议。

哪怕这小院子设下结界,无法随意进出。

但这不妨碍宁芊芊惩治这些‘祸根’。

随手炼制无色无味的药粉,便足以让整个洛家大乱。

算是在宣泄心中的烦闷!

“笑笑真懂事!”

宁芊芊望着自己的女儿,颇有一番自己的品性。

哪怕是挤地上,也不便宜别人,忍不住的凑上前,吧唧了一口。

“哇!哇~”

嗅到浓醇的香味,那在摇篮里一排的婴儿,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哇哇的大哭出声。

“又饿了,还是一起饿的,大胃王吧?”

宁芊芊翻了个白眼,也不敢怠慢。

率先抱起二师姐的孩子,跟自家的笑笑,一起喂养。

还不等二师姐的孩子吃饱,其余四个婴儿,皆都哭的凄厉,连声音,都逐渐的嘶哑。

呼!

宁芊芊吐出一口浊气。

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让师姐们回来发现端倪,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索性四仰八叉的瘫倒,将婴儿们聚集在自己的左右。

让自家的笑笑和真的会弄死她的二师姐的娃娃,吃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