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幼韵也是一个超忆症者,但是她和王世风这种天生自带的超忆症有些区别。

正常超忆症是没有遗忘的能力,如果没有掌握控制记忆的方法,这种情况确实像是诅咒,会把人逼疯,所以大多数超忆症者的寿命都不会太长,慧极必伤就是这个道理。

但王世风这一脉遗传中,通过体内抑制细胞进行进化,不但天生掌握了控制记忆的方法,同时剔除了大多数的感性神经基因,有点儿类似反社会人格,但是没有那么极端。

但是郑幼韵的超忆症是通过后天药物刺激意外激发的,她并没有天生抑制超忆症的基因,同时又因为充沛的感性神经,让她被迫承受了巨大的愧疚心理压力和内耗情绪。

在巨大的精神折磨和药物折磨下,郑幼韵患上了选择性遗忘来抑制自己的超忆症,但是关于内心最深处的情感记忆却像是梦魇一样笼罩着她,一直让她备受折磨。

超忆症者,基本上每天醒来,就会将自己经历过的所有记忆在脑子里重新温习一遍,和神经元激活记忆不一样,这种情况无法控制,尤其是在受到感性刺激时。

郑幼韵内心最大的执念,就是她的母亲。

莫槿玥,并不是郑幼韵亲生母亲,而是她生母的恋人。

她的生母是著名策划人冯雪兰,冯雪兰是郑秋学姐,郑秋从上学时就一直追求,后来为了冯雪兰,郑秋借助家族的力量在内地创办天宇传媒,希望朝夕相处感动冯雪兰。

但是意外发现冯雪兰和莫槿玥的恋爱关系,甚至连想要创办传媒公司,都是为了莫槿玥,这件事对他十分冲击,天之骄子的郑秋,无法接受自己输给了一个女人,在各种阴暗极端的怨念之下,在某次醉酒后非礼了冯雪兰,事后郑秋以莫槿玥的前途梦想为要挟,逼冯雪兰妥协。

冯雪兰为了莫槿玥,将这件事情当做没发生过,继续在天宇传媒帮助莫槿玥,但是冯雪兰发现自己怀孕,事情瞒不住了,碰巧郑秋要联姻,莫槿玥放弃梦想准备带冯雪兰出国,

两人在国外生下郑幼韵,三年后被郑秋知道,强行夺走郑幼韵,最后导致冯雪兰抑郁自尽。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少能够有三岁之前的记忆,因为三岁前婴儿的大脑发育不全,会导致记忆缺失,但是有些天生记忆力强的婴儿,还是会有记忆,郑幼韵就是这种。

3岁的郑幼韵回国后,不但不适应环境,而且还受到了家族歧视,患有抑郁症,过度服用β-阻滞剂导致失忆,丧失了对生母的记忆,只对莫槿玥这个名字有些记忆,并且莫名的对演艺圈有所执念。

因为这是冯雪兰对莫槿玥的亏欠,本来希望寄托在郑幼韵身上,所以从小就给她灌输演绎梦想和知识。

郑秋对女儿的这个执念很不满,因为他嫉妒莫槿玥,所以送郑幼韵去学编程,想要让女儿学习理科远离文科,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β-阻滞剂的作用渐渐消失,除了最深层次的创伤记忆外,郑幼韵依旧对演艺圈产生执念。

她以为莫槿玥是自己母亲,以为这是母亲的期望,即便此生不能相见,也希望母亲能够在荧幕上看到她。

在这个时间线中,这也是当初创建星河时,郑幼韵被迫放弃蒋芸回到郑秋身边的原因,因为当时她以为这是最快出名的捷径。

在其他时间线中,郑幼韵到了35岁左右,郑秋意外死亡后才摆脱家族控制,然后在短时间内在演艺圈大放异彩,不久后被莫槿玥发现,两人相认后,得知是自己造成生母死亡真相后彻底崩溃,

双相情感障碍爆发后走向极端,成为一个恐怖的科学狂人,甚至研究出了恐怖的基因武器,可以消灭所有男性基因的武器,直接引发大战,最后险些导致碳基人类灭绝。

但是在这条时间线中,因为‘夏梦瑶’的干预,王世风的走向发生了变化,而且出现了所有时间线中没有的蒋芸,目前已经改变了郑幼韵的人生轨迹。

于是现在王世风就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

如何阻止郑幼韵知道真相后崩溃。

这个世界上知道真相的人,现在除了郑秋和莫槿玥之外,应该不会再有人知道真相了。

莫槿玥对郑幼韵只有爱屋及乌,真正能够伤害到郑幼韵的只有郑秋。

其他时间线中郑幼韵是为了复仇而疯狂,当时郑秋已经死了,积压多年的怨恨无处释放加上病理因素,最终造就了悲剧。

但是在这个时间线内,她有亲人,有爱人,还有朋友,虽然会痛苦,但是有几率被治愈。

王世风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让郑秋永远消失才行。

“复兴,关闭你给我植入的芯片。”王世风做了决定。

神经元屏障开始剧烈的颤抖着。

“主人,以你目前的身体状态,芯片关闭后,真实痛觉会轻易击溃你的神经,不需要24个小时,你就会因为精神上的痛苦引起生理上的不适,痛苦会碾碎你的每一颗神经元,这已经超出了碳基生物可以承受的极限。

况且,即便你解决了郑幼韵的问题又怎么样呢?这几年你解决了多少问题?又有什么改变呢?

你试图为那么多人开启独立思考的能力,你为那么多人提供了工作岗位,你为那么多人解决了律法纠纷,你给那么多人提供了尊严与骄傲,你让华夏文化再次站在国际舞台上,你改变了那么多贫困家庭的命运,

但是你获得了什么?

没有人会记住你做过什么好事,所有人只会记得你做错了什么,他们只会记得暴君,不会记得王老师,

他们会记得星河集团是一家恶贯满盈的垄断企业,不会记得你为他们争取到的薪资与待遇,只会记得因为星河集团而引发的金融危机,埋怨你赚了这么多钱,却不给他们涨工资,他们既不敬畏你,也不感激你,

他们更不会知道,你承受了多少人的辱骂,才换来这些东西,他们想象不到你每天面对网络暴力所承受的痛苦,即便他们知道,也不会同情你,甚至还会嘲笑你。

华夏没有消亡,但是这一切值得吗?”机械音平缓中透着绝望与狰狞。

王世风怔怔的看着神经元屏障,笑着摇摇头“我没用了,但是郑幼韵和蒋芸还有用。”

神经元屏障应声而裂,整个模拟时光轴也跟着碎裂。

连带着王世风的精神。

系统没有说谎,关闭了芯片之后,真实的疼痛果然不是碳基生物可以承受的,五脏六腑仿佛时时刻刻承受着蚂蚁的啃食。

王世风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终于从麻木的疼痛中找到五感。

系统面板彻底消失了,眼前的世界,似乎是真实的世界。

“为什么不对自己好点儿呢?”夏梦瑶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王世风。

王世风嘴角抽搐了一下“我知道你一定准备了封闭针和止痛药,我快疼死了。”

“关闭系统的时候不是很英勇嘛,主人。”夏梦瑶蹲在王世风身边,脸上带着戏谑和嘲笑,从腰包中给王世风开始打封闭针。

“生物芯片的研究太有必要了,你有没有什么配方可以直接拿出来用的?”王世风缓缓感受着疼痛在褪去,笑着问道。

“生物芯片的主要材料来源于月球的一种特殊物质,技术不难,材料难。”夏梦瑶面无表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