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洞房2(1 / 2)

窗外风声呜呜作响,屋内却格外安静,两人还在绣凳上坐着,谢宴周甚至能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甜腻的味道,就如前几年的一样。

  只是听到她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他便有些不自在起来,某处也有了反应。

  眼前的她眸中含水,只敢怯怯的看他一眼,她只是无意,却很轻易的勾起了他心底的欲。

  这欲望来得如此迅猛,无论他想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了这让人燥热的情欲,谢宴周有些不适应,微微蹙眉。

  “谢宴周!”

  她轻声喊道,谢宴周只觉得这几年的梦好似一下子化作实物,心中的野兽也挣脱了桎梏。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醉了,只觉得眼前人静静坐在他身边,这样的美景他似乎早已等了许久,他心间鼓噪难安,像是野草在疯狂生长,死死的缠住他的心脏,打乱了他的呼吸,打乱了他思维的每一寸。

  她总是很轻易的就能打乱他的一切准备,让他溃败、让他无措就像刚知事的少年。

  昏暗中玉珠能感觉到对面的人呼吸重了许多,她惴惴不安的抬眼,还未反应过来,天旋地转之间她已经在他的怀里。

  他将她打横抱起,只短短几步,便放在床榻之上,俯身而下。二人之间的距离隔得极近,他的鼻息打在她的耳畔,他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玉珠却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欲。

  就是男女之间那种欲,他蓄势待发,他的每根发丝都在叫嚣,他身上浓烈的占有气息让玉珠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她眼神躲闪,不敢正眼看他。

  “你不欢喜!”

  他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在他身下,他却没有压着她,而是双臂支撑着身体。君子发乎情止乎礼,见她眸中有不愿,谢宴周心中格外煎熬,随即一个翻身便躺在一旁。

  两人都正仰着躺在床榻之上,玉珠感觉到压迫感没了,呼吸顺畅起来,才敢偷偷用余光看他。

  “对不起,我只是没准备好。”

  似乎总是这样,她稍微解释一下,他面上的僵硬便缓和下来,他心中的难受就如一把软毛刷子在他心间刷了刷,轻易的抚平他的焦躁不安。

  良久,他心中叹了口气,眼神看着头顶的帐幔,眼神中有着迷茫却又坚定,他轻声说道。

  “你与我成婚,我自然会待你好的,今日在祠堂时,我发过誓,往后余生,定不会辜负天地祖宗,也不会辜负你。所以,你不用怕我!”

  听到这话,玉珠心里稍微放松一些,谢宴周性子虽然温和,可是今日这样的日子,她却拒绝他,泥人都有三分气性,她也担心他会生气。

  可还未等她想到说点什么,来缓解刚刚的尴尬,却听到他继续说道。

  “只不过你若不愿,我也不想勉强,这个事情,还是等以后吧!”

  听到他的话,玉珠才彻底冷静下来,心也凉了半截,她知道是谢宴周在明确拒绝她,很明显,她刚刚的行为惹恼了他。

  她刚刚是有些下意识的抗拒,可是今日若什么都不做,明日范嬷嬷进来收拾床榻时,将今日之事告诉老夫人,到时她又该如何在府中立足。

  她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担心这些,二人本就身份天差地别,想到这里,她心中有些惊慌无助。

  似乎是有些着急,便起了昏招,谢宴周脑中也正在挣扎,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有娇妻在旁,而且是他心中属意之人,他也想做些什么,可就是看到她眸中含泪的模样,他便歇下了心思。

  正想着事,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具柔软滑腻的女体便到了他怀中。

  水骨嫩,玉山隆,鸳鸯衾里挽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