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1 / 2)

入虚 姜是老的辣 1908 字 14天前

三位高医吵吵嚷嚷,其中两个已经忍不住动起手来。这两个人互相揪住了对方长长的胡须,神情非常激动,他们脸红脖子粗地继续争辩着,嘴里仍然是谁也不让谁。

  江铁在一旁兀自暗笑,不料,却被另一个没有参与动手的医者给发现了,他顿时火冒三丈,冲着江铁就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江铁似乎浑然不觉,依然笑嘻嘻地望着斗嘴的两个人。

  “小子,你竟敢笑话俺们,看打!”扑过来的医者嘴到手到,右手掌对着江铁扇了过来。

  虽然这个医者来势汹汹,但毕竟这是在船族的地盘,他并不敢真正伤人,他只是想给江铁这个毛头小子一个教训,让江铁不要看他们的笑话。

  二长老刚刚看完族长的状况从内室中出来,眼见那个医者已经出手击向了江铁,由于距离较远,他再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突然,二长老眼前一阵恍惚,那个医者的手掌居然空划了过去,半点也没有碰到江铁。由于用力过猛,这个医者的身子还转了一个圈,差一点摔倒在地上,而江铁仍然坐在那里一动未动,还在笑嘻嘻地看着热闹。

  屋内的几个人顿时呆住了,就连两个正在争吵的医者也松开了手,暂时放下了争执。他们两个人最清楚刚才他们大哥的那一击有多厉害。看刚刚大哥使出的力道,如果江铁被击中了的话,绝对会满口牙齿尽碎。

  但奇怪的是,已经修炼了近千年的大哥,面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的出手竟然落空了,而且对方一直是一动未动,根本就没有还手。难道,大哥是故意放了这个小子一马?可这也不像是大哥一贯的作风啊。

  二长老也没有看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可不是弄清这个的时候。江铁可是药族少爷,又在大比中夺冠,肯定会被域主重视,如果在船族出了事那还了得?且不说药族不会答应,域主也不会放过船族。到了那时候,船族的万年传承可就毁于一旦,彻底完了。

  二长老脸色一沉,大喝一声:“大胆,请你们来是替族长治病的,你们不但不治病,反而吵吵嚷嚷,甚至还想打人,成何体统?”

  那个大哥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三人从来只是呵斥别人,哪里容得二长老如此责问?他还没有开口,身后争吵的那两个兄弟不干了,其中一个恼羞成怒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对我们灵南三仙这样说话?”

  旁边的那个也开了口:“念你等孤陋寡闻,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他指了指刚才对二长老说话的那个说道:“这是我的二哥,叫医人仙。”又指了指刚才要打江铁的那个人:“这是我大哥医灵仙。”接着又指了指自己,颇为得意地哼道:“我就是老三,大名鼎鼎的医鬼仙。你们可都要记住了。”

  二长老刚要说话,就见江铁冲他暗中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让他说话。二长老不知道江铁要干什么,于是暂时就没有开口。江铁站起身来,凑近那三人仔细观瞧了起来。三个医仙见江铁在瞧着他们,于是都背着手挺起了胸脯,显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来。

  江铁瞧完了三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来。他恭恭敬敬地拱手施礼道:“哎呀呀呀,失敬啊失敬,原来是三位医仙大人。小子这里有礼了。”

  三个医仙顿时觉得气顺了许多。老三医鬼仙拍了拍江铁的肩膀,老气横秋地说道:“你这个娃娃很有眼光,等我们医完了这个族长,可以考虑让你做我们的随从,可以跟着我们学一点本事,也省的你在这里一事无成。”

  “噢?那就先谢谢三位大人了。还请三位医仙大人继续诊治,小子好向各位学两手。”江铁又道。

  三个人互相瞧了瞧,点了点头。然后他们又开始述说起自己对病人的判断,渐渐又开始互相争辩起来。

  江铁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津津有味地观看起来。

  二长老望着得意洋洋的江铁哭笑不得,怪不得不让自己说话,原来是这小子热闹没有看够,还想继续看下去。看来,这个小子可不是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心里的弯弯绕也够多的。

  终于,还是那位医灵仙发现了不对劲。自己三个人争吵不断,嗓子喊的都快冒了烟儿,而那个小子坐在那里继续看戏。并且这次还吃着高档水果,频频点着头,看上去十分惬意。

  医灵仙大怒,他伸手就给了还在争吵不休的两个兄弟一人一个耳光。那两个人挨了耳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站在那儿痴呆呆地发愣。

  医灵仙顾不得这两个蠢货,他撸起袖子气势汹汹地又向江铁逼了过来。

  后边的医人仙和医鬼仙这才好像有了点明白,但具体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根据大哥的态度来看,肯定又是这个小子惹恼了大哥。于是,他们也撸起袖子跟了过来,准备要狠狠地教训一下江铁。

  二长老已经站在了江铁身边,准备随时保护江铁。这时候,去请这三位“医仙”的五长老赶了过来,连忙拦住了三个剑拔弩张的人,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把他们引向其他屋子去。

  但这三个医者从来没有受过这个气,哪里肯轻易饶了江铁?三个人怒目圆睁,身形纵起,从三个方向同时向江铁击来。

  还别说,三个人甫一出手,还真是有点功力。就见拳掌带着风声,这气大力沉的一击,直奔江铁的要害之处,似乎是想要了江铁的小命。

  江铁脸色一沉,他们三个人吵架,自己只是看了看热闹,又没有多大的仇怨,因为这就想要了自己的命,可有点太不讲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