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另寻办法(1 / 2)

金源商会作为烈阳帝国第一大商会,其老板金冠豪在商会内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在商会内的一些决策问题上,金冠豪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但是近几年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增大的缘故,金冠豪开始逐渐不参与商会内的一些管理了,而是将部分权利下放给了手下的一群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源商会内部就逐渐分成了两个派系。

  一个是从最开始就跟着金冠豪创业的这群商会元老们组成的“长老派”,而另一个就是金冠豪的女儿,也就是以金钰珊为中心的“嫡系派”。

  正常来讲,金源商会以后必然是要金钰珊全权接手的,毕竟金冠豪就这一个孩子,金源商会这些元老们也应该清楚,一旦双方发生矛盾,金冠豪一定会站在自己女儿这边。

  所以按理说金源商会的这些老人是不可能去招惹金钰珊的。

  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金钰珊的性格太差了,用一句街市上的段子来形容的话,就叫“差到没朋友”,就是那么严重。

  在商会里的金钰珊与平时和耿子墨接触的金钰珊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金钰珊完全没有他老爸那种商人特有的圆滑性格,她信奉的观念就是能动手都别吵吵。

  金源商会内已经有好几个有资历的长老被金钰珊给踢出商会了,金钰珊这种完全不考虑后果,不考虑成本的清除异己,现在已经弄得有些人心惶惶了。

  当然“长老派”的这些老家伙也不是没想过对金钰珊妥协,但是金钰珊在商会内部的很多决策根本就不顾及这些元老的利益。

  矮了面子是小事,但是动了这些人的蛋糕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在很长的时间里,双方就进入了明争暗斗的阶段。

  金冠豪对此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双方随意折腾。

  而繁城的这所金源商会的分店,实际就是在“长老派”的控制之下的,掌柜泰思道也是他们的人。

  由于烈阳帝国内绝大部分的高品丹药都产自繁城,所以这所分店也是“长老派”手里的王牌之一。

  当耿子墨在这里拿出金钰珊的贵宾卡之后,也就注定了他的事情不会办的很顺利了。

  当然,泰思道也不会故意去给耿子墨找什么麻烦,毕竟说到底金源商会还是姓金的,但是职责之外的事泰思道肯定是不会去做的。

  就比如现在的库存确实是不足,泰思道给耿子墨报的库存都是真的,这点就算是金钰珊来了也说不出来什么,他又没有故意去为难耿子墨。

  至于想其他办法?只要耿子墨敢提,泰思道就有搪塞的理由,干了这么多年的商会掌柜,编点理由还是张嘴就来的。

  可能你要问泰思道难道就不怕耿子墨本人是有什么背景的吗?

  拜托,你见过哪个有深厚背景的人家,会放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带个同伴在外面瞎晃荡的?

  虽然泰思道不敢去查耿子墨的身份,毕竟他拿着金钰珊的贵宾卡,但是多年的经验让泰思道一眼就看出了耿子墨不是什么上层的社会人士。

  对方一个小孩子,还不是说几句好话,姿态再放的低一点,就随便拿捏了?

  “那就麻烦泰掌柜把咱们商会现有的货帮我打包好吧,然后算一下多少钱,我就先拿这些货,其他的缺口我再看看怎么办。”

  出乎泰思道的意料,耿子墨平静的有些过分,也并没有再去要求他做什么,这让泰思道把提前准备好的一些话直接咽回了肚子里。

  “好的耿公子,您稍等。”说完泰思道便离开了屋内,去准备货物了。

  对方出门以后,耿子墨坐回了椅子,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泰思道看人是很准的,耿子墨确实不是什么上流社会的人物,但是有一点他还是猜错了,耿子墨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孩子。

  虽然耿子墨并不了解金源商会内部的种种情况,但是从对方的行为来看,总不可能是针对他耿子墨吧?二人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完全没必要这样。

  既然不是针对耿子墨,那针对的是谁还用细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