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心上人(1 / 2)

不许你逃 北与南 1854 字 21天前

如果那晚宋瑾平没有将那张面具送给林之羡,她也能凭着那张面具再次认出他。

  而不是在下一年的迎神赛会,错认了人,更不会一错再错。

  直到最后那声枪响,她从高楼上坠落,死不瞑目,到死都不知道,原来她嫁给的人就是

  农历五月初五,满巷锣鼓喧天,迎神赛会上的那位大神仙。

  她的心上人

  她不知道她爱他,他也不知道她爱他......

  ————

  再次遇见时,十八岁的她就要嫁入林家,给林之羡当小妾,她心甘情愿,因为那是她的心心念念。

  黎书禾一个渔夫的女儿,只是略微有些姿色,要不是林之羡以命相逼,林家老爷子是不会松口的。

  林之羡戴着宋瑾平送他的面具遇见了他的一生挚爱。

  他永远记得端午夜那天的庙会,她激动地撇开熙攘的人群,拼命挤向他的身边,掀开他的面具时,笑容明媚。

  一眼便是胜却人间无数。

  林家承认黎书禾当天,宋瑾平留洋归来,林家老爷子高兴,大摆宴席为宋瑾平接风洗尘。

  也是那天,细雨绵绵,她撑着伞走在林家园林的小桥上,赶着去宴席,这是林之羡第一次带她堂堂正正进林家,可不能迟到。

  叫他丢了人。

  因为跑得太过心急,林之羡送她那双不合适的高跟鞋还是踩到了她的衣裙,她赶忙弯腰勾裙。

  细密的雨点下,园林的亭子里,男人望着女孩撑伞时曼妙的身影,天青色的旗袍,弯腰时绷紧的臀线,嘴角扯了扯,笑的意味不明。

  昨晚,也是她在他私宅的那盏路灯下,借着光,迎着月,围了一圈人,她在中心翩翩起舞,簪满头的锦绣花。

  “平哥儿,那是蟳辅女。”

  “蟳辅女是什么?”

  “就是赤着双脚在滩涂上敲科仔,下海抓鱼虾的女孩。”

  “哦。”男人眼眸深邃,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女孩身上游走。

  大陆的古典舞,她跳带着一股凄美感和力量感,纯洁脆弱却又坚韧有力。

  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惊艳,板腰挺直时,盈盈不堪一握的细腰绷成一道弦,野性而又缥缈灵动。

  男人眸底划过一丝暗欲,如果那纤腰在床上,由他掌控,那应该会很爽利。

  “谁说我来时不逢春,这不是春吗?”

  男人嗤笑着,一想到林家管家码头接他时,嘴上叹息说春天过去了,府里的花都谢了,没看头了......

  宴席上,宋瑾平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黎书禾那张清秀的小脸上。

  在一众或是厌恶或是惧怕的目光中,只有她的那双黑眸,明明亮亮。

  黎书禾感觉到那道肆无忌惮的目光,抬眸对上,心中一颤,他的眉眼和之羡有些神似,可他的更为锐利,五官更为精致,压迫感十足。

  林家的人说宋家大少爷可是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

  见到是要低着头绕道走的。

  见女孩眼中的惊恐,男人饶有兴致地举杯对着她的方向扬了下。

  他毫无忌惮的举动倏然引起全场所有人的注意,不约而同看向女孩的方向,黎书禾吓得赶忙低下了头。

  她呼吸微滞时,一旁的林之羡连忙起身,笑了笑,介绍道:“平哥儿,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她叫黎书禾。”

  “书禾,这是大哥。”

  身旁的林之羡在桌下戳了戳她,黎书禾赶忙起身,迎着男人暗欲的眼神,小心翼翼举起酒杯。

  她有些害怕,还没来得及开口,身旁的姨太们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不屑地撩起鬓角的发丝,低声道:

  “也不看看什么场合,阿猫阿狗的也能来。”

  “一个未过门的小妾罢了,居然也好腆着脸来。”

  “真不害臊。”

  黎书禾眼尾泛红,可还是努力笑了笑,仰头喝完手中的酒,胸口憋的发闷。

  她还没来得及坐下,宋瑾平扯了扯嘴角,语调带着几分戏谑,居然开口道:

  “弟妹吗?”

  黎书禾忙站直,有些无措的看向身旁的林之羡。

  林之羡还没来得及为她解围,林老爷子扫了眼他,让他闭嘴,冷冷道:“一个妾,瑾平就不用称呼她了。”

  丢人现眼的货色。

  “妾?”宋瑾平故作惊讶道,居然伸手比划着女孩的身形,从上到下,尤其是大掌比划到,女孩胸前的一抹娇俏。

  掌心张狂肆意地合上。

  啧啧道:“老头子,我也想要像弟妹这样的漂亮妞,你给我找一个呗。”

  男人恬不知耻的话让在座的人纷纷噤声,眼神怪异的看向他,平哥儿的名号,林家谁不知道。

  放荡乖张的性子,狗见了都得叼着碗跑,生怕碗被砸喽。

  “宋瑾平!”林老爷子怒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