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嫪毐发难,王维张卸任(1 / 2)

血璨杀戮 霸凌尾郡 1259 字 21天前

墨璨这一离去,已有两个月有余未得任何消息。锦阳与云溪两位娇妻开始日日担忧了起来,而手足兄弟鲍臻、丁球、王维张更是为此放出了大量的人手,到处打探墨璨的下落。

  大哥的了无音信,让丁球整日里是愁眉不展。有心想亲自带人前去寻访,奈何王宫之内的琐事实在太多。嬴政刚刚继位,正是立足未稳之时。有墨璨的嘱托,丁球不敢擅自撂挑子。好在四弟王维张,顺利的接管兵权,倒是给夏姬一党与吕不韦一脉、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为了在朝堂之上,更好的控制赵姬母子二人。吕不韦在明里暗里,将自己手中诸多的门客,安插进了王宫之中。结果,一个不留神,竟让府中门客、嫪毐,将赵姬的心,给笼了过去。起初,吕不韦并未察觉有任何的不妥之处,可当他反应过来时。嫪毐已然成为了秦境之中,第四大势力的存在。

  对此,吕不韦是大发雷霆。可奈何,有如今赵姬作为嫪毐的靠山,吕不韦也是不好在轻易对其下手。只能强忍着滔天的怒意,开始谋划一盘颠覆性的“大棋”。

  赵姬的年龄本就不大,正是艳芒四射、倾诉积存之时。常年担惊受怕的被困敌境,归秦之后,虽贵为内宫正妻,却一直处于弱势当中求生。母子借助墨璨等人之力,顺利继位。身份不一样的赵姬,开始为自己前半生的坎坷,日日叹息。

  以往赵姬的身边,还有个狼犹时常闲谈相伴。虽说不会发生什么超友谊之事吧,起码也是个心灵相伴的念想。可狼犹的离去时日一久,苦闷日增的赵姬,整日里是闷闷不乐的。而心思颇深的嫪毐,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开始对赵姬大献殷勤。

  一个苦闷良久无处倾诉,另一个则是相貌堂堂处心积虑的阿谀奉承。一来二去,就好似那干柴碰上了烈火,让赵姬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浸在了,第三次敞开心扉当中。嬴政虽年幼,也的确是心里扭曲异于常人,可对赵姬、那是颇为孝顺的。

  在取得了赵姬的信任后,嫪毐开始实施自己心中所谋。利用嬴政对赵姬无一不准的孝心,一步一步的拿到了后宫守卫一职。

  有了少量的兵权在手,嫪毐的野心开始日益膨胀。逐渐的就向着朝堂之上,渗透而去。他不敢与吕不韦正面相争,也不敢轻易触碰夏姬那根深蒂固的后备力量。因此,小有所得的嫪毐,便将针对目标,对准了丁球与周家。

  在他看来,这两方势力虽是嬴政的左膀右臂。只要有赵姬在背后支持自己,嬴政在孝心的驱使下,必定无有不允。心中有了决断,第一个被他盯上的,便是那同样握有兵权的王维张。在嫪毐想来,王维张是不受嬴政所重用的。

  之所以被放在了如今的这个位置上,完全是因为丁球与周家的扶持。因此,有了这一自以为是的念头,促使嫪毐并未提前通知赵姬,私下里组织身边的党羽,就对王维张实施了削兵夺权的谋划。

  首先发现这一苗头不对的,则是吕不韦。看清楚了嫪毐的心思所想,吕不韦暗暗发笑,却并未有任何的显露。他正巴不得嫪毐去碰一碰小师弟一脉的“虎须”,也借此看一看,小师弟到底对这个嬴政给予了多大的支持。

  无论丁球还是王维张,吕不韦根本就不放在眼中。最让他忌惮的,则是其背后的周家与墨璨。周家的根基并不比吕不韦弱,再加上有个同出一门的墨璨相助,让吕不韦在诸多谋划之中,顾虑颇深。嫪毐此举,无形中倒是帮了吕不韦一个大忙。

  他正不知道,该如何去试探墨璨的底线呢。怀着此等心态,吕不韦暗中驱使手中党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嫪毐大力的支持。

  一路绿灯,是到哪里、哪里畅通无阻。这让嫪毐的内心,有了舍我其谁之感。过度膨胀的心,促使着他,指挥着手中的党羽、在朝堂之上,将嫪毐替换王维张一事,给当众提了出来。

  端坐于大殿之上的嬴政,看着下方奏报的一干人等。脸上说不出是喜还是怒,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几个、平日里还算温顺、如今却一反常态的中层臣子。许久之后,嬴政开口问道:“你们是说,将王维张的兵权,交与嫪毐去统领?”

  “回禀大王,我等正是此意。王大人虽说一直以来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可此人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属实缺乏突破性。王大人,稳是稳的很,就是太过暮气沉沉。我秦境大军,理应气势如虹、所向披靡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