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对决柳家老祖(1 / 2)

柳家老祖一直密切关注着会议大厅里的一举一动,但那位突然出现的老者气息不显,让他心生忌惮,担心自己并非对方对手,于是不敢轻易冒头。

  出乎意料的是,老者未出手,反倒是一个小家伙竟然将整个柳家支脉给掘了个底朝天,甚至把会议大厅也炸得四分五裂。

  如此巨大的动静,已经引来了不少会元城高手前来查看,如果他再不出面,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况且若是继续放任不管,恐怕支脉从今往后便不复存在了。

  路冲潇发动攻击后,先天雷降下一步,冲破屋顶稳稳地立于半空中。

  望着被天雷劈翻的五人和那些来不及逃出屋子的人,路冲潇表现的很轻松,嘴里还不停嘀咕:"这点人根本不够打啊!像这样的货色,我能打一百个,哈哈哈哈!"

  还没等他笑完,就听到一道声音传来:"小友,你这样做似乎不太妥当吧!"既然你是柳丫头的道侣,那也算的上半个柳家人,你怎么能出手毁了柳家?”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柳家那个老登吧!你怎么现在才出来,你要是再晚一点支脉怕是剩不下几个人了。”

  “至于你说的毁了柳家,那就是个屁话,他们能算是柳家的人吗?欺辱柳家嫡女大小姐,还扬言要废了她。那些长老更是想争夺族长之位,还胁迫雅琴联姻,想的挺美的啊!”

  “那不是柳家没落,他们也是为柳家的未来着想啊!”

  “你个老登,这一切你都知道是吧?或者这一切都是你授意的吧!废话少说,妖怪接你孙爷爷一棒!”

  柳家老祖此时嘴巴张大,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此时有点不知道话题切入口在哪,一时间竟然卡壳了。

  最后他缓缓闭上嘴喃喃道,“打就打,我一个渡劫中期还会怕了你!”

  路冲潇看着手中的剑才意识到,刚才嘴瓢了把童年的顺口溜吼出来了,怎么着也有点损害一代剑仙的形象。

  看到对方不再喋喋不休,路冲潇也收住声,面露严肃,清冷气质散发,自觉剑仙姿态十足,他还用余光偷偷打量了下四周所有人一眼。

  也就是现场除他之外没有别的地球人,而他也站立在空中,不然一定会认为是一代凡间剑客。

  不远处,云老一行人悬空而立。

  柳雅琴本来一脸担忧,听到他叫嚣都差点被破防,没憋住笑出声。心里暗骂,“都到这节骨眼上了,还耍宝。”

  “雅琴,那个他不是只有大乘期修为吗?对上渡劫期老祖能行吗?”

  “虽然他勇气可嘉,说了我一直想说却没有敢说的话,但是他毕竟只是大乘期修为,要不要让你师父出手帮帮忙?”

  柳雅琴听到这话看向云老。

  云老却装作没看到,仍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心中却想着,“这老登是什么意思?”

  柳雅琴无奈只好开口,“师父,要不您出手帮下潇大哥?”

  “暂时不用,路小子不是说可以对付吗!让他试试,这也是检验他实力的一个机会,有危险我自会出手。”

  “哦!”

  “你不用担心,路小子的雷道法则很强,攻击力一点不弱于渡劫中期。而且他肯定还留有后手,敢说出那样的话,说明他很有把握的,我们先看看,不着急。”

  “对了,你知道他刚才那几句话什么意思吗?”

  柳雅琴麻了,她就算知道,也没法解释啊!尴尬的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您回头问他吧!”

  路冲潇见气氛到位,单手持剑斜垂向下。

  “老登,让你见识下我《无上剑道》的厉害。”然后他就一个简单的上撩。

  一道融入了大成的无上剑意的剑气袭杀向柳家老祖。

  柳家老祖最初还有点轻视,可是感受到剑气中大成的无上剑意,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剑意极难领悟,可以说每一个领悟剑意的人都是剑道天才,更何况几近于剑道法则的大成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