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爱恨难明(1 / 2)

幻劫 一抹余晖 1700 字 1个月前

在这场星都城与黯月魔教之间的大混战中,也有人和赤芳一样选择观望,但他并不是怯战,也不是暗藏祸心,更不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只是他想找的人一直躲在角落之中始终无法被觉察,这个人正是地缚门的掌门殷天乘!

    和白城一样,童流也故意藏了起来,一时间,殷天乘根本无法发现这孽徒的所在。

    心中无奈之际,殷天乘想起了春生的本事,于是一记白驹过隙闪身来到春生身旁。

    此时春生与少兰正在跟仅剩的十几名魔教弟子缠斗,见此情形,殷天乘猛地一挥手,之间数道金光闪过,那些魔教弟子竟像被绳子捆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正当春生对这位去凡期高手的本事惊叹不已时,殷天乘拍了拍春生的肩膀,表情十分严肃。

    “这些家伙没个一天一夜是动不了的,不必担心。春生小友,老夫要你帮我找一个人,越快越好!”

    一盏茶后,春生带着殷天乘来到了一处非常不起眼的空地上。

    春生指了指前面,似乎并不十分确定。

    FR永久N免l?费MO看U$小O说

    “我观察过每一处地方,实在找不到前辈所说的那个人。可在我看来,这里与其他地方都不一样,我的视线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如果有人想藏起来,八成就是藏在这里,不知道春生有没有帮到前辈。”

    殷天乘仔细看看四周,轻轻一笑。

    “春生,你做的很好,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这是我门派内部的事,没必要把你卷进来。”

    春生点了点头。

    “以晚辈的道行,留下来反而累赘,春生先行告退!”

    殷天乘并没有理会春生,他如今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空地上。

    看了片刻,殷天乘又是一笑。

    “的确是进步了不少,不过别忘了是谁教的你这些招数!”

    话音未落,只见殷天乘猛地祭出自己的然灵星原旗,数尺见方土黄色的旗面上满是银白色的星点所画成的复杂精妙的阵法!随着殷天乘轻用力舞动星原旗,数丈外的空地上方慢慢出现了几个复杂的阵式。金色的阵式越来越清晰,而在殷天乘的阵式下,数个紫黑色的阵式也慢慢显露出来。见时机已经成熟,星原旗有是猛地一挥,金色的阵式突然撞向紫黑色的阵式,顿时便将后者撞的粉碎!

    待紫黑色阵式消散后,原本被扭曲的空间渐渐恢复了原状,刚才还空无一物的沼泽地中赫然出现了一艘搁浅的船只!

    船帏之上,一声刺耳的赞美传了过来。

    “师父果然老当益壮!”

    殷天乘冷冷一笑。

    “若早些时候就对我下了杀手,你的贪心最终却害了你自己!”

    听到这话,童流面露怒色。

    “老东西,你当我还是从前的我吗!今天这一仗,你必输无疑!”

    殷天乘又是一声冷笑。

    “这种狂妄,是在黯月魔教那边学到的吧,我可不记得曾经教过你!”

    话音未落,殷天乘再次挥舞起星原旗,一道道风刃疾驰而出,朝着童流猛击而去!

    殷天乘修为虽是去凡期,可他的风刃无论力道还是速度甚至都无法与云战的风刃相提并论,要逊色得许多。可童流见到这风刃却丝毫不敢怠慢,赶忙逃到一旁!

    殷天乘的风刃无法追上目标,只好去攻击前路上那搁浅的船只。夕梦的这些船乃是由特殊材料打造,坚固无比,就连起娴的雷霆万钧之势也只能将将打出一道浅浅的划痕,按理来讲,殷天乘的风刃莫说击穿那船只,甚至连划痕的都打不出来。